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农业机械厂家

三一人携手走过经济寒冬-[资讯]

2022-09-24 来源:青岛农业机械网

三一人携手走过经济寒冬

2008年的冬天似乎比往年更冷一些。

房地美和房利美危机,雷曼破产,美林被收购,更多的华尔街机构进入困境……百年金融机构的黯然退场,终于让人们意识到,这场发自大洋彼岸的金融危机已经失控。破产、倒闭、衰退,成了这一年的流行词汇。“勒紧裤带过冬”成为当时众多中国企业的选择。

年底,刚调入三一集团人力资源总部人事管理部的柳春景很快感受到一股紧张的气氛,“公司可能会有大的动作。”

果然,12月上旬,公司高层领导指示,要求在全集团范围内以部门为单位展开讨论——“如何控制经营成本,顺利过冬。”

在三一海外的办公室内,一群人围坐在一起,神情严肃。时任三一海外总经理黄建龙,理性而冷静地分析着当前的形式。作为与国际紧密接轨的部门,三一海外的人员更能体会这场危机的严峻。大家很快达成共识,除了严格控制费用外,作出了自愿降薪的申请。当时在三一海外的赵侠,甚至申请降薪100%。

让柳春景感动的是,除了三一海外,集团众多部门都不约而同地表达了愿意降薪的意愿,其中有高管也有一线员工。

作为一家以实业为主的企业,三一情况还远没想象的糟糕,但很多人还是感受到销售的下滑。姚能清是泵送总装车间的酸洗工人,对他来说,三一尤其是泵送产品,几乎没有淡季,但2008年,他们遭遇了真正的淡季。订单明显减少,最清闲的时候,一天只需上半天班,而平常年即使是年底,他们都要24小时轮班作业。姚能清和他酸洗班的兄弟也都表示自愿放弃当年的年终奖。

不久后,集团发布例行文件,要求安排员工轮休。然而在这节骨眼上,一石激起千层浪,该文在员工间引起了不小的骚动。有人猜测,这是不是公司“变相裁员”?这时,姚能清回家休了8天假。休假就等于没有工资,刚买了房的姚能清觉得负担有些重,但他丝毫不担心公司会借机裁员。“我是三一的老员工,我很了解三一,知道老板是很了不起的人。”他安心地回到老家邵阳,看望自己的父母。

一边是员工的猜测等待,一边是高层的审慎决策。时间很快走到了新年的1月14日,董事扩大会议后,“三不政策”在公司OA上正式发布。

“不裁员、不降薪、不接受普通员工降薪申请。”姚能清看到这个消息是在车间的看板上。车间里的兄弟围在看板前,有人带头逐字念起来。群情顿时高涨,大家三三两两讨论并互相转告。“就像吃下一颗定心丸,我们董事长都只领一元年薪,那真是有一种作为三一人的自豪。”姚能清和工友们讨论起最近的,报道说广州沿海中小企业裁员厉害,连自己很牛的朋友都被迫回家了。而自己不用担心这些,他开始关心在这个艰难的时候,怎样为公司多做点事。

此时,人力资源总部忙得不可开交,陈千宜开始统计经公司审批同意的降薪领导名单,而柳春景则负责统计自愿放弃年终奖员工的名单。考虑到年关已到,公司批准的放弃年终奖最大限度为10%。

为了让三一人记住金融危机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记住三一人在重大事件中的勇气与精彩,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表示,要给每一位与三一共同进退的员工发放千亿纪念券。

“这张券要表达公司对员工的感谢,同时也要员工相信有危必有机,三一一定能平稳度过危机,实现千亿目标。”对于纪念券的设计,柳春景的电脑里存着十几个版本,而最终的版本是由时任人力资源总监张科执笔、参照三一的股改纪念股票设计而成。纪念券印刷那天,柳春景紧张而兴奋,在印刷厂守了两天两夜,外协厂商看到纪念券后,对三一人是羡慕又嫉妒。

纪念券发放那天,满脸笑意的姚能清作为代表,从原三一重工总裁办主任何发良手中接过“豪华版”千亿纪念券。按照规定,公司过千亿时,他可以获得共计2万多元的奖励。“这是一个永久的纪念,不是金钱能够衡量的。”姚能清把这张千亿纪念券和三一股改时获得的纪念股票,小心珍藏在书桌最里面。“偶尔拿出来看看,还向别人炫耀,这让我感觉在三一的日子没有白过。”姚能清浓重的家乡口音,朴实而真诚。出于对三一的信任,他把大女儿送进了三一工学院,“现在她在沈阳重装工作,待遇挺不错的。”

姚能清(右一)获得千亿纪念券

中国科学人才网

宁波大学人才引进

莱芜博士招聘